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第8章: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俄罗斯的清洁能源合作及投融资(2)

目前中俄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风电领域。中俄两国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合作项目为乌里扬诺夫斯克风电项目,该项目是俄罗斯第一个大规模风电项目,总装机容量35兆瓦,计划安装14台由东方风电提供的DF2.5MW-110LT型直驱永磁风电机组。中国能建集团黑龙江火电三公司中标该风电场设备安装项目,其也是该公司首个国外风电建设项目。 

虽然通过乌里扬诺夫斯克风电场项目中国企业得以进入俄罗斯可再生能源市场,但乌里扬诺夫斯克风电项目业主单位是芬兰富腾公司(Fortum),项目运作全周期内中国能建黑龙江火电三公司所扮演的角色仅为设备供应商和施工分包单位,未能直接参与俄罗斯政府可再生能源电力建设配额竞标。 

在水电领域,虽然中俄两国大型水电企业均表达了合作开发俄罗斯远东及西伯利亚地区水电潜能的愿望,其中,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与俄罗斯水电集团公司签署了《关于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开发俄罗斯下布列亚水电项目的合作意向协议》,中国电力建设集团公司与俄罗斯水电集团签署了共同开发列宁格勒抽水蓄能电站合作协议等,但上述合作目前尚无实质进展。 

目前,中俄两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合作,主要面临几方面困境: 

首先,俄罗斯在装备生产制造和工程建设领域多沿用苏联时期的国家标准ГОСТ-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Стандарт,这一标准与中国当前设备制造、工程施工多数源于欧美的行业标准存在一定差异。俄罗斯法律规定,在俄罗斯境内使用的设备整机及部件须通过俄罗斯国家标准ГОСТ认证,其无形中增加了采购中国设备和配件的认证费用,加大了中国相关企业进入俄罗斯市场的难度,尤其是批量化生产的机械设备,很难为单一订单重新修改生产标准,这成为当前制约中俄两国可再生能源装备及工程合作的主要原因之一。 

其次,俄罗斯政府虽然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对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网提供电价补贴以促进国内清洁能源发展,但同时也对享受政府可再生能源电力上网补贴电价的项目提出了国产化要求,该硬性要求迫使希望参与俄罗斯可再生能源开发的企业不得不在俄罗斯投资生产设施,其与中国企业所擅长的机电设备出口和海外工程承包等对外合作模式不符。此外,与中国在东南亚投资生产可再生能源设备不同,在俄罗斯生产成本高昂、投资程序复杂,对中国相关企业的投资吸引力较低。 

第三,随着近几年国际油气价格持续走低,俄罗斯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增加,俄罗斯政府对本国可再生能源的补贴政策能否维持有待进一步观察。此外,俄罗斯油气资源丰富,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生产成本低、价格低廉,俄罗斯政府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迫切性不足,企业投资可再生能源项目的积极性欠缺。 

最后,中国与俄罗斯在工业生产领域优势重合度较高,俄罗斯拥有雄厚的装备生产和制造能力,许多机械设备制造企业因国内经济下滑被迫减产、停产,部分企业将可再生能源生产设备制造作为转型目标,希望引入先进的工艺流程和稳定的资金投入,这一点与中国企业存在同性竞争,双方合作互补性不高。尤其在核电和水电等领域,俄罗斯装备生产和制造水平较高,在第三国市场与中国企业长期存在竞争,更不可能拱手让出本国国内的市场份额。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预测,俄罗斯如果保持既有的水电支持政策和发展规划,到2030年,俄罗斯水电装机容量预计将达到55吉瓦(GW)[13],其中,新增水电装机容量主要来自水电资源丰富的远东地区。与俄罗斯远东地区人口密度低,电力需求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之相邻的中国黑龙江、吉林两省,黑龙江和吉林作为中国传统重工业地区,人口基数大、能源需求体量大、能源结构单一且长期过度依赖煤电。若该区域跨境电力输送得以实现,可以将俄罗斯远东地区以水电为主的可再生能源电力输送至中国东北,缓解当地过度依赖煤电所造成的社会环境问题,在带动中国电力生产和输配设备出口的同时,促进俄罗斯远东地区经济发展,或许可以成为未来中俄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一个突破点。

 

[1] 俄罗斯联邦能源部,《俄罗斯联邦可再生能源发电支持机制》,https://minenergo.gov.ru/node/453。 

[2] 俄罗斯联邦能源部,《俄罗斯联邦可再生能源发电扶持机制》,https://minenergo.gov.ru/node/453。

[3] 俄罗斯联邦能源部,《俄罗斯联邦可再生能源发电扶持机制》,https://minenergo.gov.ru/node/453。

[4] 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2018.

[5] 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2018.

[6] IRENA,《Renewable energy prospects for The Russian Federation》,p13, April 2017.

[7] IRENA,《Renewable energy prospects for The Russian Federation》,p144, April 2017.

[8] 俄罗斯联邦能源部,《Крупнейшие генерирующие компании》,https://minenergo.gov.ru/node/1161。

[9] RusHydro,《Гидрогенерация》,http://www.rushydro.ru/activity/1B3ADB8F7A/.

[10] IRENA,《Renewable energy prospects for The Russian Federation》,p53, April 2017.

[11] IRENA,《Renewable energy prospects for The Russian Federation》,p32, April 2017.

[12] 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2018.

[13] IRENA,《Renewable energy prospects for The Russian Federation》,p53, April 2017. 

作者:

徐洪峰、王晶、庞嘉宁

0条评论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