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绿建企业为何发绿色债券少

作者:《环球》杂志
文长5425 - 时长14分

摘要:
尽管建筑业是能耗大户,但在国内发行的绿色债券真正用于建筑节能减排和绿色建筑开发建设的比例还是很低,上市房企也较少参与其中。

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建设美丽中国,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报告提出,加快推进绿色发展。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的法律制度和政策导向,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构建市场导向的绿色技术创新体系,发展绿色金融,壮大节能环保产业、清洁生产产业、清洁能源产业。

目前,中国从绿色信贷、绿色股票指数、绿色债券、绿色发展基金、上市公司环保信息披露、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绿色评级与评估、绿色金融国际合作等方面均提出了绿色金融体系的构建。

其中,绿色债券作为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推动生态文明建设、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绿色建筑发展刻不容缓

在中国,房地产建筑业与工业、交通并列为“三大能源消耗大户”。

从中国建筑节能协会公布的《中国建筑能耗研究报告(2018)》可知,2016年,中国建筑能源消耗总量为8.99亿吨标准煤,占全国能源消耗总量的20.6%;建筑碳排放总量为19.6亿吨二氧化碳,占全国能源碳排放总量的19.4%。

作为能耗大户,房地产建筑业的节能减排已经刻不容缓。

除了建筑能耗不断提升,建筑垃圾也在激增。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每年产生的建筑垃圾高达24亿吨,占城市垃圾总量的40%。

在对砖混结构、全现浇结构和框架结构等建筑施工材料损耗进行粗略统计的基础上,中国国务院参事、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做过测算,在每平方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吨,每平方米拆除的旧建筑将产生7000~12000吨建筑垃圾。

每年,在建筑的新建和重建过程中,会产生大量建筑垃圾,对环境造成损害。因此,构建低碳建筑体系、大力发展绿色建筑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积极推广绿色建筑和建材,大力发展钢结构和装配式建筑,提高建筑工程标准和质量,加大建筑节能改造力度。“推进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加快改善生态环境”已成为“十三五”时期的主要目标任务和重大举措之一。

为推动绿色建筑发展,相关部门也出台了不少政策。根据2017年5月住建部印发的《建筑业发展“十三五”规划》的要求,到2020年中国城镇新建民用建筑全部达到节能标准,城镇绿色建筑占新建建筑的比重达到50%,新开工全装修成品住宅面积达到30%,绿色建材应用比例达到40%,装配式建筑面积占新建建筑面积比例达到15%。

随后,住建部委托其科技与产业化发展中心组织编写了《绿色建筑后评估技术指南》。2018年2月,住建部标准定额司开始启动《绿色建筑评价标准》新一轮修订工作。

此外,各地均已设立绿色建筑评价机构,并探索开展绿色建筑第三方评价。截至2018年底,已有25个省(区、市)发布了地方绿色建筑评价标准。

推动绿色债券顶层设计

近年来,为推进绿色建筑快速发展,中国正加快推动绿色债券发展的顶层设计,制定和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其发展的法律法规。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从绿色信贷、绿色股票指数、绿色债券、绿色发展基金、上市公司环保信息披露、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绿色评级与评估、绿色金融国际合作等方面具体提出了建立绿色金融体系。

同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绿色债券发行指引》明确将绿色建筑发展、建筑工业化、既有建筑节能改造、海绵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建设和低碳省市试点、低碳城(镇)试点、低碳社区试点、低碳园区试点的低碳能源、低碳工业、低碳交通、低碳建筑等低碳基础设施建设及碳管理平台建设项目列为重点支持项目。

“十三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建立绿色金融体系,发展绿色信贷、绿色债券,设立绿色发展基金。由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编制的《绿色债券支持目录》在节能分类中已将绿色建筑包含在内。

2016年8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提出构建覆盖银行、债券、保险金融等各领域的绿色金融体系。

2017年3月,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支持绿色债券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绿色公司债券募集资金重点支持节能、污染防治、资源节约与循环利用、清洁交通、清洁能源、生态保护和适应气候变化等绿色产业,并且规定对绿色公司债申报受理与审核实行专人对接、专项审核、即报即审的鼓励政策,鼓励市场主体投资绿色公司债,支持证券交易所建立绿色公司债券板块。

此外,证监会支持发行绿色资产支持证券、绿色地方政府债券、绿色可持续债券等产品,证监会与生态环境部还在研究制定《上市公司强制ESG信息披露制度》细则。

2017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和证监会又联合发布《绿色债券评估认证权威指引》,以提高绿色债券的评估认证质量,明确提出对绿色债券核查评估的相关要求。

2019年2月14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住建部、人民银行和国家能源局研究制定了《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明确将建筑节能与绿色建筑、绿色建筑材料制造、绿色照明改造、产业园区绿色升级、绿色交通、海绵城市、园林绿化、环境基础设施等列为绿色产业支持目录。

上述绿色债券相关政策措施都为绿色建筑利用债券市场、发行绿色债券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为绿色建筑行业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绿色建筑企业发行绿色债券少

2016年是绿色金融元年,中国发布了全面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并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各类绿色金融创新也大量涌现。

2019年2月,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和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布的《中国绿色债券2018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仍是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第二大发行来源,符合国际绿色债券定义的中国绿色债券发行额达312亿美元,约合2103亿元人民币,且符合国际绿色债券定义的债券占比逐渐提升。

金融机构是2018年绿色债券发行的主要主体,连续第三年位列规模最大的发行人类别。其中,兴业银行绿债发行量占当年中国发行绿债总量的23%,是中国最大的绿债发行人,也是全球第二大发行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建筑业是能耗大户,但在国内发行的绿色债券真正用于建筑节能减排和绿色建筑开发建设的比例还是很低,上市房企也较少参与其中。

我们研究发现,从2016年绿色债券发行的相关政策出台至今,近3年的时间里仅有5家绿色建筑企业获批。其中,国家发改委审批1家,证监会审批3家、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审批1家。

龙湖集团的绿色企业债券主要分两次发行,第一次发行规模为品种一16亿元、品种二14.4亿元,对应的票息率分别为4.40%、4.67%,期限为5年期、7年期;第二次发行规模为10亿元,票息率为4.75%,期限为7年期。

龙湖第一次发行所获得的资金,一方面用于固定资产投资17.2亿元,主要为龙湖礼嘉新项目及上海虹桥商务区核心区一期5号地块绿色建筑项目的投资;另一方面为补充营运资金13.2亿元。

第二次发行所获资金一部分用于固定资产投资7亿元,为上海虹桥商务区核心区一期5号地块绿色建筑项目的投资,剩余的为补充营运资金3亿元。

在证监会审批通过的3家企业中,中国金茂在审批通过后,并未实际发行。

珠海华发在2018年3月发行了10亿元的绿色公司债,票息率约为5.27%,所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横琴国际金融大厦、金湾航空城中心河滨景观及湿地公园项目。上海临港绿色公司债的发行规模为10亿元,票息率为5.28%,主要用于临港科技创新城的建设。

恒隆地产作为境外主体,由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审批,发行的绿色债券为熊猫债,发行时间为2018年11月23日,发行规模为10亿元,票息率为6.5%,所筹资金主要用于偿还公司(包括子公司)债务。

此外,不少房企如新世界中国、当代置业、朗诗、太古等曾在香港资本市场发行绿色债券。其中,新世界中国地产在2018年12月发行了规模为3.1亿美元的绿色债券,票息率约为4.75%,资金用于前海周大福金融大厦、新世界增城综合发展项目。

而朗诗在2018年4月20日发行了1.5亿美元的绿色中期票据,票息率约为9.63%,每半年付息一次,到期日为2020年4月25日,募集的资金主要为合格项目提供融资及再融资。

当代置业曾于2016年10月至2019年2月先后4次发行绿色债券,共募集资金10.5亿美元,所筹资金主要用于为若干项目现有债务再融资、为现有离岸债务再融资及为在岸项目开发融资。

太古地产曾于2018年1月发行了10年期的绿色债券,发行规模约为5亿美元,票息率仅为3.5%,资金主要用于公司最新发展的甲级写字楼项目太古坊一座。

无论是上市房企申请发行的绿色企业债还是绿色公司债,或者是在香港、新加坡发行的绿色债券,募集资金所投项目均是获得绿色建筑二星级及以上或者LEED金级及以上节能减排效果预期优良的绿色建筑项目。

但从绿色债券的发行现状来看,尽管相关政策已经落地,但发行规模小,用于绿色建筑的绿色债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制约原因

和普通的公司债、企业债相比,为何申请发行绿色债券(绿色公司债、绿色企业债)的绿色建筑企业不多呢?

首先,绿色债券要求发行人将募集的一部分资金用于建筑节能减排和绿色建筑相关项目。目前国内绿色建筑认证项目相对较少,而且绿色建筑认证对项目的质量要求极高,并非所有获得绿色建筑设计标识的项目建设完成后都能达到设计图纸预估的节能减排效果和质量标准,这导致符合申请发行绿色债券的绿色建筑企业相对较少。

第二,在房地产宏观调控的大背景下,由于担心资金通过绿色债券流向房地产行业,一些审批机构对上市房企申请发行绿色债券的审批放缓。

第三,虽然绿色债券募资额度比普通债券高20%,但对于绿色债券的募集资金使用却有具体规定和限制,虽然最高可有50%的资金用来补充运营资金、灵活支配,但也是属于专款专用的范畴,企业担心绿色债券募集资金只能用于指定的绿色建筑项目开支,而不能在多个绿色建筑项目中灵活支配。而普通的公司债、企业债对资金的使用并无特殊规定,使用更为灵活、方便,这导致企业更加青睐普通债券。而且不论是企业债券还是公司债券,累计债券余额都不能超过净资产的40%,绿色企业债券和绿色公司债券也都属于企业债券或公司债券的范畴,会占用使用更加灵活、方便的企业债券或公司债券的发债额度,导致企业申请发行绿色债券的积极性更低。

第四,绿色债券的融资成本优势并不明显。以龙湖集团为例,2017年发行的绿色债券票息率约为4.40%~4.75%。而龙湖在2017年7月发行的20亿元中期票据的票息率分别为4.8%、5%。此外,绿色债券还需要支付额外的成本,包括第三方专业机构评估的费用成本、项目获得绿色认证的费用成本以及后期维护项目需要支付的费用成本,这些会推高绿色债券的发行成本。

第五,投资人不买账。一些绿色建筑企业之所以没有申请发行绿色债券,也是因为担心投资人不买单,导致发行失败。

可行性建议

世界银行预计,到2030年前,若要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70%的潜力在建筑节能方面。因此,房地产建筑业的绿色发展对于环境保护、节能减排、生态文明建设至关重要。

2018年10月,戴德梁行等机构联合发布的绿色金融白皮书指出,中国要实现节能减排目标,需要投入1.65万亿元人民币进行大规模的绿色建筑建设,并对老旧房屋和商业建筑进行改造,而公共资金预计只能满足这一融资需求的7.3%。

因此,推进中国房地产建筑业的绿色发展,绿色金融必不可少。作为绿色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绿色债券对于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的大力支持,也是至关重要。

目前,《绿色债券支持目录》《绿色企业债券发行指引》《绿色产业指导目录(2019年版)》都将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收录其中,但并未明确区分是绿色住宅建筑还是绿色公共建筑。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也可以理解为,获得绿色建筑认证的住宅和商场、写字楼、酒店、医院、学校等公共建筑或工业建筑等,都属于绿色产业的范畴,也都是绿色债券的支持范围。

有专家表示,支持房企开发建设绿色环保、健康舒适的绿色建筑,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更应该用实际行动来支持,建议允许达到绿色建筑二星级以上的住宅项目申请发行绿色债券。同时,有专家建议政府审批监管部门能够加大对绿色债券的支持力度,使绿色金融能更好地支持房地产建筑业的节能减排和绿色发展。

但专家也指出,后续仍需要加强对绿色债券募集资金的监管,募集资金必须真正投资于绿色环保、健康舒适、节能低碳的绿色建筑等住宅项目或公共建筑等,应加强对交付房屋的质量验收,确保最终建成的是货真价实的绿色建筑,而绿色建筑保险或许可以在此期间起到第三方担保和增信作用。

用绿色金融倒逼房企节能减排,用绿色债券专款专用促使房企绿色转型,同时减少普通债券的审批发行,也被一些专家认为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同时,有专家建议政府主管部门出台支持绿色债券的专项财政激励政策,比如将发行绿色债券与减税等政策结合起来。

另外,还需要建立权威、专业的第三方绿色认证机构,降低外部认证成本,避免增加绿色债券发行人的负担;支持地方和市场机构通过专业化的担保和增信机制保证绿色债券的发行,降低绿色债券的融资成本。

想了解更多与绿色建筑、绿色金融相关的资讯,您还可以访问:

绿色建筑的金融支持

全球绿色资金需求巨大 带动绿色债券市场快速强劲成长

绿色金融与绿色建筑良性互动


来源:《环球》杂志

封面图:摄图网

想要第一时间获取低碳环保精彩资讯,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碳视界公众号和碳视界微信小程序,还有更多惊喜等你来发现哟~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原作者。

0条评论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