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第9章: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乌克兰的清洁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一、乌克兰清洁能源发展现状

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7年底,乌克兰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为6.49吉瓦,其中水电占到了当年乌克兰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的90.92%。太阳能和风电装机容量分别为1149兆瓦和553兆瓦,均列该类清洁能源装机容量独联体范围内第一名。[1]但自2014年乌克兰爆发“克里米亚危机”以来,受困于复杂的国际环境和乌克兰国内经济持续低迷,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发展速度有所放缓。

表1 乌克兰2014-2017年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分类统计表(单位:兆瓦)

数据来源:IRENA

除水电外,太阳能发电是乌克兰最具发展潜力的可再生能源种类。乌克兰具有优越的光照条件和气候条件。在以奥德萨州,赫尔松州,第聂伯彼得洛夫斯克州为代表的乌克兰南部地区,每年从4月到10月期间,光照条件十分充足。而以基辅州,切尔诺贝利州,利沃夫州为代表的乌克兰北部每年5月至9月期间光照条件也更利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生产。根据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统计,截至到2016年1月,乌克兰国内享受可再生能源上网绿色补贴的光伏发电项目共112个,装机总量838.83兆瓦(MW),上述项目2015年度共生产电力4.75亿千瓦时。

此外,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对乌克兰风电潜力的评估,乌风电潜在装机容量为16-24吉瓦(GW)。根据测算,若乌克兰充分开发本国风电资源,每年可分别减少原油和天然气消耗量1000万吨以及130亿立方米。经欧盟和乌克兰专家共同测算后,乌克兰仅陆上风电潜在装机容量就高达16吉瓦(GW)。乌克兰风电资源主要集中国内的南部及西南地区,其中在利沃夫州,伊万诺-弗兰克夫斯克州,切尔诺夫策州等西南地区,年平均风速高达7.5米/秒,风电资源极其丰富。[2]

二、乌克兰清洁能源发展目标及相关支持政策

为推动本国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2014年10月1日乌克兰政府批准了《至2020年前乌克兰可再生能源电力计划》,其中指出乌克兰政府计划将本国光伏发电和风力发电装机容量在2020年分别提高到2300兆瓦和2280兆瓦。相当于在2015年底基础上新增光伏和风力发电装机容量1300兆瓦和1280兆瓦。除政府层面制定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之外,乌克兰政府还通过推行可再生能源电费补贴,减免可再生能源项目土地使用税,减免可再生能源设备进口关税等措施,推动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3]

根据规划,乌克兰新增光伏装机容量将来自全国24个州和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新增装机容量排名前五位的行政区域如图1所示。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将主要配置在包括克里米亚在内的12个行政区域,其中计划新增风电装机容量前五位的行政区域如图2所示。[4]

图1 2016~2020年乌克兰光伏发电装机容量净增长排名前五行政区域(单位:兆瓦)

 

数据来源: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

图2 2016~2020年乌克兰可风力发电装机容量净增长排名前五(单位:兆瓦)

 

数据来源: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

根据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测算,按照2015年价格计算乌国内光伏发电新增装机成本约为1500美元/千瓦,其中设备成本1125美元、建安成本(地基,安装等)300美元、电网连接成本75美元。按乌克兰2016-2020年光伏发电净增装机容量1300兆瓦计算,2016-2020年期间乌克兰光伏发电资金需求量约为19.5亿美元。[5]每年新增投资额度维持在3至4.5亿美元之间。光伏发电领域投资产总值持续呈稳定增长趋势,预计到2020年行业规模达到20亿美元左右。而乌克兰风力发电新增装机成本约为1500欧元/千瓦。按乌克兰2016-2020年风力发电净增装机容量1280兆瓦计算,2016-2020年期间乌克兰风力发电资金需求量约为19.2亿欧元。可见如果按照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规划,2016年至2020年间乌克兰光伏和风电领域新增可再生能源投资规模将达到40亿美元左右。

图3 2016~2020年乌克兰光伏、风电新增装机容量和年投资规模预测图

 

数据来源:乌克兰国家能效及节能署

通过上文对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的分析可以看出,实际被俄罗斯控制的克里米亚半岛在乌克兰可再生能源规划中占据极其重要的作用,是规划中新增风电和光伏项目的主要区域。但同时该地区也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争夺的焦点问题,面对政治经济局势发展的不明朗,外国企业在这一区域内可再生能源投资基本处于停滞状态。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自2014年4月起,克里米亚半岛上所有可再生能源电站停止向乌克兰统一电力系统供电。由于政治不稳定以及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政策的不清晰,造成当地可再生能源项目停产停建,对投资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6]不难发现动荡的政治经济局势成为制约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要因素。

尽管受到上述政治因素影响,但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在2018年却获得快速增长。根据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协会(UARE)数据显示,2018年乌克兰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高达645.6兆瓦,约为2017年底全乌克兰光伏装机容量的一半。在光伏快速发展的带领下,2018年底乌克兰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增至2.11吉瓦。[7]当前,受益于为避免汇率波动从而将可再生能源电费补贴与欧元挂钩政策的推行,以及对可再生能源项目建设过程中设备本地化率的要求的放松,[8]乌克兰可再生能源预计仍将保持一定的发展速度,实现其在2020年可再生能源电力占比达到11%的发展目标。[9]

三、中国与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合作

目前中乌两国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合作主要以光伏和风电为主。合作模式多为项目EPC总包。而在分布式光伏领域,中国企业多以太阳能光伏板设备出口为主要合作方式。除风电和光伏领域外,中国企业也在积极参与包括垃圾发电在内的乌克兰生物质发电。 

(一)中乌光伏合作

目前中国同乌克兰可再生能源领域合作主要集中于光伏发电。早在2011年,中国建材集团公司便与乌克兰ACTIV SOLAR签署了一系列光伏发电项合作开发协议。中国建材先后通过直接投资及融资(商品信贷)等方式共计向乌克兰光伏发电领域投入资金及相关设备超一亿美元。然而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外方合作伙伴ACITV SOLAR位于克里米亚半岛上总装机容量400兆瓦的光伏电站因无法获得入网补贴被迫关闭后,同时受乌国内反垄断势力的影响,ACITV SOLAR公司无法偿还中国建材集团所供应相关设备光伏发电设备货款,并提出以转让其所拥有的10座光伏发电项目股权已偿还债务[10]。2016年11月中国建材宣布对乌克兰10座光伏发电项目交割完成,装机容量267兆瓦。上述项目均坐落于乌克兰东南部敖德萨及尼古拉耶夫州。[11]

2016年12月22日乌克兰总统签署新的电力法,并对其中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进行修正,并宣布于2017年元旦开始执行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标准。新的电力法大幅削减了2015年7月30日之前建成装机容量超过10兆瓦的光伏发电项目补贴系数,同时修正案提可再生能源电力补贴将维持到2030年,上述变化对中建材乌克兰可再生能源项目的经营产生巨大影响。[12]2018年之前克里米亚危机和乌克兰国内可再生能源电费补贴调整对中乌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产生了较为严重的消极影响,也使中乌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发展相对“缓慢”。

表2 中建材获赔的乌克兰光伏发电项目列表

然而进入2018年,中乌两国光伏领域合作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根据中国海关出口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成为乌克兰光伏组件供应最多的国家,并凭借其1695兆瓦的出口量进入中国光伏组件前十大出口市场。以小型屋顶光伏为代表的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快速增长是这轮中乌光伏领域合作快速恢复主要原因,中国企业生产的高效单晶PERC光伏组件从价格和性能上都对乌克兰市场具有明显的吸引力。[13]除分布式光伏外,中乌两国企业也在积极消纳新政策影响的基础上,不断推动大型光伏项目合作。2018年4月,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与外方业主签订尼科波尔200兆瓦太阳能电站EPC项目合同,项目位于乌克兰东南部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整个电站项目总投资约2.3亿欧元,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总承包商将筹集约1.7亿欧元,其余部分由顿巴斯燃料和能源公司出资。[14]项目建成后不但其规模位列欧洲最大的单体光伏电站,更可凭借其2.8亿千瓦时的年发电量,成为发电量排名前三位的欧洲太阳能电站。同年10月,天合光能宣布已向该项目完成123兆瓦光伏组件交货。[15]

(二)中乌风电合作

除光伏合作取得较快增长外,中国企业还积极参与了乌克兰风电的开发合作。2018年9月,中国电建与外方业主正式签订了锡瓦什250兆瓦风电EPC合同,标志着中国企业正式进入乌克兰风电市场,项目总额2.92亿欧元,建成后将成为欧洲最大的路基风电场。该项目由挪威NBT公司投资,并由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牵头融资,中国电建与另一家中国公司组成联合体共同执行EPC标段。锡瓦什250兆瓦风电位于乌南部赫尔松地区,计划安装64台Nordex 3.9兆瓦风机,项目设计施工全部采用欧盟标准。[16]

(三) 中乌生物质合作

目前,中乌生物质合作只有一个项目,2019年3月,中国能建国际工程公司与业主签订乌克兰Cindrigo-1000TPD垃圾电站项目EPC总承包合同。该项目拟在乌克兰基辅州建设垃圾焚烧发电电站,总装机容量20兆瓦。[17]

四、中国与乌克兰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优势与障碍

(一)中乌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优势和潜力

第一,中乌两国已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围绕可再生能源、电力等领域进行了较为成功的合作尝试。特别是在电力领域,包括东方电气、中国电建、中国能建主要电力建设企业均已进入乌克兰市场,为后续进一步拓宽和加深可再生能源店里合作打下良好市场基础。

第二,乌克兰分布式光伏发展潜力较大。伴随着俄乌关系持续僵化,乌克兰急需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过度依赖,提高自身能源供给水平。大力开发分布式光伏,充分运用居民、商业、工业厂房屋顶配置可再生能源供电供热装置,将成为短期内乌光伏领域发展的突破点。在这一领域中国光伏企业具有丰富的开发经验和性能优良的产品,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中乌两国将在分布式光伏领域不断深入合作。

第三,乌克兰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问题较容易解决。乌克兰作为传统的东欧电力输出大国,已经与周边国家电网实现互联互通。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除满足本国能源需求外,还可以出口邻国。

第四,乌克兰在经贸、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多采用欧洲标准。因此中乌合作对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积极参与中东欧、西欧可再生能源合作有着良好的示范作用。

(二)中乌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障碍和问题

首先,乌克兰国内政局动荡。2019年总统选举和议会选举事件可能进一步导致政局动荡和社会形式的不稳定,而政局动荡会涉及到相关法律和可再生能能源支持政策的连贯性和持续性。

其次,俄乌关系持续僵化,克里米亚半岛已实际划入俄罗斯领土,这就使原先主要围绕克里米亚半岛所设定的一系列可再生能源规划失效。且乌克兰风电和光伏资源丰富的东南部分处于俄语冲突区域,致使该地区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处于停滞状态。

再次,乌克兰国内营商环境较差,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过程中相关部门“吃拿卡要”现象突出,特别是在可再生能源项目用地审批和项目并网环节。这将增加企业在项目用地审批环节的工作负担。在可再生能源项目并网过程中,电网企业多以资金不足、尚未规划为由延迟项目并网基础设施建设进度,变相将电网企业应承担的部分基建费用转嫁给项目开发商,增加项目开发成本。此外,乌克兰输变电过程中电损率较高。

最后,由于政治局面动荡、经济发展迟缓、过度依赖欧洲资本市场等原因,乌克兰国内资本运行效率底下。我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对乌克兰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支持力度十分有限,并且乌国内资本市场体量较小、融资成本高且实行外汇管制。这就增加和提高了中乌两国企业开展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合作的支付困难和收汇风险。


[1]IRENA, “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 [R], March 2018.

[2]Державне агентство з енергоефективності та енергозбереження України,“До уваги громадськості та експертів - проект Дорожньої карти розвитку відновлюваної енергетики України на період до 2020 року!”[EBOL],http://saee.gov.ua/uk/pressroom/1133。

[3]UNECE,“Национальный план действий повозобновляемой энергетике (НПД ВЭ) на период до 2020 года”[EBOL],http://www.unece.org/fileadmin/DAM/energy/se/pp/gee21/Worshop_Bangkok_April_14/Session_4b_Ukraine

_Grytsyk_R.pdf.

[4]Державне агентство з енергоефективності та енергозбереження України,“До уваги громадськості та експертів - проект Дорожньої карти розвитку відновлюваної енергетики України на період до 2020 року!” [EBOL],http://saee.gov.ua/uk/pressroom/1133.

[5]Державне агентство з енергоефективності та енергозбереження України,“До уваги громадськості та експертів - проект Дорожньої карти розвитку відновлюваної енергетики України на період до 2020 року!” [EBOL],http://saee.gov.ua/uk/pressroom/1133.

[6]中国驻乌克兰使馆商参处,《克里米亚所有光伏和风能电站停止运营》[EBOL],http://ua.mofcom.gov.cn/article/jmxw/201405/20140500600717.shtml,2014-5-26。

[7]北极星电力网,《2018年乌克兰新增太阳能光伏装机645兆瓦创新纪录》[EBOL],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90304/966318.shtml,2019-3-4.。

[8]北极星电力网,《乌克兰累计光伏装机即将跨越1GW里程碑》[EBOL],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80703/910097.shtml,2018-7-3。

[9]中国驻乌克兰使馆商参处,《乌克兰2020年前可再生能源领域国家政策》[EBOL],http://ua.mofcom.gov.cn/article/ztdy/201611/20161101666395.shtml,2016-11-8。

[10]Crimea.kz .“Актив Солар остановила все крымские электростанции” [EBOL],https://crimea.kz/103810-Aktiv-Solar-ostanovila-vse-krymskie-elektrostancii.html,2014-5-15。

[11]Маркет Корупции,“Китайская CNBM заявляет о владении десятью крупнейшими солнечными станциями в Украине” [EBOL],https://ru.market.korupciya.com/kitayskaya-cnbm-zayavlyaet-o-vladenii-desyatyu-krupneyshimi-solnechnyimi-stantsiyami-v-ukraine/,2016-11-11。

[12]Сегодня,“Китайская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ая компания подаст в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й суд на Украину”[EBOL],https://www.segodnya.ua/economics/business/kitayskaya-gosudarstvennaya-kompaniya-podast-v-mezhdunarodnyy-sud-na-ukrainu-784635.html,2016-12-30。

[13]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2018年海关数据分析:光伏组件出口高达40.8GW乌克兰、埃及和越南市场爆发》[EBOL], http://guangfu.bjx.com.cn/news/20190325/970853.shtml,2019-3-25。

[14]中国一带一路网,《中企将在乌克兰中部建设大型太阳能电站》[EBOL],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hwxw/51973.htm,2019-4-8。

[15]中国分布式能源网,《天合光能供货乌克兰最大太阳能电站项目》[EBOL],http://www.chinaden.cn/news_nr.asp?Small_Class=7&id=18913,2018-10-11。

[16]中国一带一路网,《中企签约乌克兰西瓦什风电项目将建欧洲最大路基风电场》[EBOL],https://www.yidaiyilu.gov.cn/xwzx/hwxw/66075.htm,2018-9-13。

[17]北极星电力网,《中国能建签订乌克兰垃圾电站EPC项目》[EBOL],http://news.bjx.com.cn/html/20190321/970204.shtml,2019-3-21。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0条评论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