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跨党派才能走更远:《零碳法案》通过一读,农业减排如箭在弦

作者:碳视界编辑部
文长2499 - 时长7分

摘要:
正因为农业牵一发而动全身,政府一直没有将农业减排提上日程;但农业不减排,整体减排的目标又无法实现。这已经成为新西兰减排的悖论。

5月21日,《应对气候变化(零碳排放)修正法案》(简称零碳法案)在新西兰国会通过一读,具体票数为119:1。唯一投反对票的是行动党议员David Seymoure。

国家党、工党、优先党和绿党都投下了赞成票,难怪气候变化部长James Shaw说:“法案获得一读通过,意味着气候变化立法获得了跨党派支持。”一读通过,也意味着法案将进入意见征集阶段,公众可以向专责委员会提交意见书。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人们期待已久、姗姗来迟但也缺乏惊喜的法案。它将温室气体划分为长期温室气体(二氧化碳和氧化亚氮)和短期温室气体(甲烷),通过“两篮子方案”制定了不同的减排目标以及2050年零碳排放的最终目标。问题在于——法案可能没有约束力。

左翼和右翼几乎是同时感到愤怒:农民协会说关于甲烷减排的规定“令人沮丧的残忍”,绿色和平组织则称这是一部“无牙”(toothless)法律。

唯一确定的是,这部法律能够存活到2050年。

GettyImages 457521253

跨党派:必须的

绿党是新西兰最关注气候变化的左翼政党,2017年大选后,这个政党首次进入新西兰政府。但绿党联合党魁、气候变化部长James Shaw一开始就预感到了绿党内部激进主义的诱惑,他曾说:为了立足长远,必须要抑制“诱人的冲动”。

“我知道我们当中很多人会说:现在是时候实施我们的政策了,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诱人的,但它是不可持续的,”Shaw在2018年的一次演讲中,已经暗示了如果要获得长期稳固的立法基础,跟右翼政党进行合作几乎是必然的——哪怕需要付出代价(只要不是任何代价)。

新西兰的排放交易计划(ETS)就是一个例子。2008年第五届工党政府在执政的尾声引入这个重要减排工具,但由于缺少跨党派支持,第五届国家党政府上台后陆续通过两个修正案对ETS进行了大幅修改,不但免除了农业的减排义务,而且没有给碳排放设置上限。新西兰的碳排放有增无减,预计要到2025年才会逆转趋势。

英国几乎跟新西兰同时推出ETS,你可以说它甚至就是今天新西兰《零碳法案》的翻版。但英国的《气候变化法案》是保守党和工党合作的产物,成功帮助英国将碳排放降低到90年代水平的39%。这说明了什么?——减排能否成功不取决于科学,而是取决于政治;只有政治才能保障法律的贯彻执行。

20160222sat10

气候治理:已成为共识

独处世界一隅的新西兰离恐怖主义很远(基督城枪击案属于黑天鹅事件),也没有地缘冲突,最切身的风险只有两个:极端天气事件和海平面上升,两个都跟全球气候变化有关。

气候变化主要是由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推动的,二氧化碳、甲烷和一氧化二氮等温室气体的浓度决定了全球变暖的速度。正因为这样,近200个缔约国在多轮艰苦谈判后终于达成了气候治理的《巴黎协议》。《协议》争取将全球平均升温控制在2°C以内(跟工业化前相比),目标是1.5°C;在本世纪下半叶实现温室气体的净零排放。

根据2017-18新西兰政府的《气候变化攸关报告》,如果不进行气候治理,到2040年新西兰气温将提高0.7-1℃,到2090年可能提高3℃。预计到2100年海平面会上升0.3-1米,但由于南极板块面临坍塌威胁,不排除会有更恶劣情况发生。

2015年国家党政府签署《巴黎协定》,对减排目标作出了承诺。2017年工党在赢得大选后,将零碳法案写进了工党和绿党的信心与供应协议中,该法案也是工党与优先党的联盟协议关键内容。

虽然新西兰的两大主要政党都支持减排,并且对零碳法案投下了赞成票,但争议依然存在。

cows 2641195 960 720

嗝:决定减排成败

新西兰面对独一无二的减排国情。一方面这是一个“100%纯净”的国家,大部分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环境污染几乎绝迹;但另一方面,它也被自己的纯净所诅咒。——因为没有重工业,也没有煤电厂,它无法像英国那样只靠关停企业就能减排成功。

新西兰要减排,农业无法置身事外,因为畜牧动物是甲烷的主要排放源。作为短期温室气体,甲烷比二氧化碳的停留时间要短,但存在时对气候变暖的贡献更大。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份报告,全球畜牧农业产生的甲烷占总排放量的18%,相比之下,世界上所有的汽车、火车、飞机和船舶加起来的排放量也才占13%。

什么是甲烷?动物在食物消化过程中因为胀气会打嗝,这个嗝就是甲烷。

新西兰是一个农业国家,只要想想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多少奶牛和绵羊,就该知道减排的压力有多大。更重要的是,乳品和肉类为这个国家的繁荣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外汇收入。正因为农业牵一发而动全身,国家党政府一直没有将农业减排提上日程;但农业不减排,整体减排的目标又无法实现。正是在这样的悖论下,《零碳法案》提出约束性存疑的甲烷减排目标(2050年将甲烷排放降低到2017年水平的24-47%),同时得罪了农业产业和环保组织。

得罪归得罪,农业减排如箭在弦。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已经表示,为帮助新西兰实现《巴黎协定》的承诺,恒天然计划到2030年实现较2015年减排30%、到2050年实现全球业务净零排放的目标。

但支持《零碳法案》的国家党对农业减排提出了“严重关切”。国家党气候变化发言人Todd Muller说,24-47%的甲烷减排目标不科学,可能给新西兰经济造成严重影响。在《零碳法案》框架下,国家党预计到2050年新西兰总体经济规模将减少3000亿纽币。

国家党提出的甲烷减排理想目标是10-22%。预计农业减排将成为接下来《零碳法案》辩论和修改的重点。

landscape 3875704 960 720

附:什么是《零碳法案》

《零碳法案》是新西兰应对气候变化的修正案,为未来30年的碳排放政策制定纲领。法案明确新西兰到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的目标,同时将甲烷与其他温室气体区别对待,作为对新西兰畜牧农业的保护。该法案在5月21日通过一读,预计在年底成为正式法律。

根据这部法案,到2030年新西兰的生物甲烷排放较2017年降低10%,到2050年再减少24-27%。但这只是临时目标,具体目标需要等到2023年根据法案设立的独立气候变化委员会审定。法案还提议政府给城市、企业、社区和农民制定适应计划,以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为达成“巴黎协议”设定的2050年目标,政府还将制定每五年一期的“排放预算”。


来源: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图片: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

封面图:源自网络


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如需授权,请联系原作者。

0条评论

推荐专题 查看全部

四川省2018年碳披露报告合集

查看专题

垃圾分类,环保践行

查看专题
推荐专栏 查看全部
国内外碳市场报告主要内容的提炼、摘要、翻译、编辑和解读。

碳视界 | 碳报告解读

国内外碳市场报告主要内容的提炼、摘要、翻译、编辑和解读。

2人关注 查看专栏
中国碳市场100指数具有四大亮点:一是首个考量碳交易管控企业绿色发展能力的指数;二是首个将碳排放履约情况纳入编制方法的指数;三是首个体现跨市场联动性的指数;四是首个以碳排放管控行业为样本的指数。

广碳所 | 中国碳市场100指数

中国碳市场100指数具有四大亮点:一是首个考量碳交易管控企业绿色发展能力的指数;二是首个将碳排放履约情况纳入编制方法的指数;三是首个体现跨市场联动性的指数;四是首个以碳排放管控行业为样本的指数。

3人关注 查看专栏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