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第13章: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埃塞俄比亚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早在2014年5月,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埃塞俄比亚期间,中埃两国在共同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出,将进一步加强资源开发等领域的合作,支持中国企业赴埃投资,鼓励中国金融机构积极探讨为埃及电力等重大发展项目提供融资支持的可能性。[1]2015年12月,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埃塞俄比亚作为中非合作论坛主要参与国通过了《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宣言》和《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行动计划(2016—2018年)》,表示要探讨中方“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与非洲经济一体化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对接。目前,埃塞俄比亚已经成为“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非洲国家可再生能源合作的典范。

埃塞俄比亚水能,风能,太阳能,地热能,以及生物质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非洲国家第三位(截至2018年),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装机的88%左右。近年来,埃塞俄比亚风电、水电和生物质发电装机增长较快,但该国风电、生物质发电,以及太阳能发电装机总量较少,占比较低。可再生能源几乎满足了埃塞俄比亚所有用电需求,为进一步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埃塞俄比亚政府计划到2020年,使本国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占比达到96.9%,其中,水电和风电装机将分别增加至13817兆瓦和1224兆瓦。目前中国与埃塞俄比亚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水电、风电和生物质发电领域,合作模式既有EPC工程总承包,也有突破传统EPC工程总承包的EPC+F方式。

一、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世界银行数据,在最近12年期间,埃塞俄比亚GDP年均增长超过10%,[2]已成为非洲最具经济活力的国家之一。近年来在政府支持下,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4351兆瓦,年均增速20%左右,远高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8.5%)。其中,水电装机3817兆瓦,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装机的88%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埃塞俄比亚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

数据来源:IRENA

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埃塞俄比亚风电、水电和生物质发电装机年均增速分别高达22.4%、21.6%、8.8%(如表1所示),但该国风电、生物质发电,以及太阳能发电装机总量较少,占比较低。[3]

表1 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 

数据来源:IRENA

据埃塞俄比亚国家电力公司(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数据, 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埃塞俄比亚全国并网发电装机总量约4238兆瓦,其中,水电装机3807兆瓦、风电装机324兆瓦、柴油发电装机99兆瓦、地热能发电装机7兆瓦,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占发电装机总量的97.7%左右(如图2所示)。[4]

图2 埃塞俄比亚并网发电装机结构(2017~2018年)

数据来源: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

埃塞俄比亚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使该国具备有良好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埃塞俄比亚境内有青尼罗河,奥莫河等10条跨国河流以及数以百计的区域性河流,且上述河流流经地区多为落差较大的山地区域,加之沿途流域常年降水充足,故埃塞俄比亚素有“东非水塔”之称。埃塞俄比亚水电潜力高达45吉瓦,位居非洲第二。其中30吉瓦的水电资源具有开发经济性,相当于年发电量162太瓦时,[5]通过建设小型水电项目,将价格低廉的水电输送至苏丹、吉布提等国是埃塞俄比亚电力出口收入的主要来源。[6]

除水电资源外,埃塞俄比亚还拥有可观的风电资源。据2014年埃塞俄比亚国家电力公司数据,该国风电潜在装机容量高达1350吉瓦。但该国风电潜力受地理和气候因素影响较大,境内东南部、东非大裂谷西部地区风速高达10米/秒,大部分西部和西北部地区风速普遍较低。此外,高原地区每年三月至五月,以及九月至十一月风速达到最大值,与一年中其它季节相比风速差距较大。[7]

地处非洲大陆的埃塞俄比亚同样具备良好的光照条件,据测算,埃塞俄比亚全国平均太阳辐射强度约为5.2千瓦时/平方米/天。分布式光伏是解决该国偏远农村地区电力供应的主要途径之一。虽然埃塞俄比亚政府计划通过发展分布式光伏提高离网区域电气化率,但由于融资渠道不畅,融资成本过高,并且缺乏离网太阳能光伏电站商业化运营的相关政策,该国分布式光伏发展较为缓慢。[8]

此外,埃塞俄比亚地热和生物质能资源同样丰富。该国地热能资源总量约10吉瓦,主要分布在东非大裂谷地区,地热资源深度多集在于地下1300米至2500米之间,温度50℃到300°C之间。[9] 作为东非地区重要的农业大国,埃塞俄比亚生物质资源总量高达11.2亿吨,并且每年农业生产及农产品加工过程中所产生的具备经济开发价值的农业废弃物总量超过1500万吨。[10]

二、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可再生能源在埃塞俄比亚能源产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可再生能源几乎满足了该国所有用电需求。为进一步促进本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埃塞俄比亚政府于2016年5月制定了本国《经济增长和转型计划II(2016-2020)》,其中提出,要大力推进以水电、风电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电力开发,以满足本国经济快速发展对电力的巨大需求。[11]

根据该计划,到2020年,埃塞俄比亚电力装机容量将自2015年的4.18吉瓦、增加至17.208吉瓦,可再生能源电力装机规模将达到16.679吉瓦,占比96.93%。其中,水电和风电装机将分别增加至13817兆瓦和1224兆瓦(如图3所示)。[12]

图3 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装机目标(2020年)

数据来源:IEA, 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 II (GTP II) (2015/16-2019/20).

三、中国与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一)中埃水电合作

中埃两国水电合作代表性项目是中国东方电气负责机电总包的吉布-3(Gibe III)水电站项目。该水电站不仅是埃塞俄比亚国家重点项目之一,也是目前非洲已建成的最大规模水电站,堪称非洲的“三峡工程”。

吉布-3水电站位于埃塞俄比亚南方州奥莫河谷,距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约420公里,是该国奥莫河梯级开发中的第三级电站。该项目共安装10台单机容量187兆瓦的混流式水轮发电机组,碾压混凝土坝体高243米、全长610米、额定水头193.5米,电站除具备发电功能外,还兼备防洪和流量调节等水利功能。[13]吉布-3水电站的建设可以极大提高埃塞俄比亚的发电能力,除有效缓解本国电力短缺外,还可以向肯尼亚、吉布提等周边国家出口电力。吉布-3水电站整体造价约18亿美元,其中,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负责机电设备及金属结构部分总承包,该EPC合同金额约4.95亿美元,该资金由中国工商银行向业主单位提供商业贷款。

除吉布-3水电站项目本体建设外,来自中国的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中标了连接吉布-3水电站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输变电工程项目,该项目资金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融资支持。[14]

水电建设资金需求大,回款周期长,在吉布-3水电站项目开发建设过程中,中国电力设备制造企业整合中国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资源优势,突破传统EPC工程承包模式,以EPC+F模式参与开发埃塞俄比亚水电市场,不仅为业主解决了项目融资难题,也增强了自身工程竞标的竞争力。

(二)中埃风电合作

风电是中埃可再生能源合作的另一重要领域,中国企业在埃塞俄比亚先后参与开发建设了阿达玛风电一期、二期等项目(如图4所示)。

阿达玛风电一期项目位于埃塞俄比亚奥罗姆州阿达玛市,距首都亚的斯亚贝巴95公里,项目设计装机容量51兆瓦,共安装34台由金风科技提供的1.5兆瓦风电机组,投资总额1.17亿美元,由中国电建集团下属中国水电顾问集团以EPC总承包方式建设。该项目不仅是中国进出口银行首个优惠买方信贷支持的新能源项目,也是第一个完全按照中国技术和中国标准整体“走出去”的风电项目,项目设计标准、施工标准、设备生产制造,以及现场工程监理等全过程采用中国标准。[15]

在阿达玛风电一期项目成功建设的基础上,2012年10月,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地海外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组成联营体,与埃塞俄比亚电力公司签订了阿玛达二期EPC项目的工程总承包合同。该项目位于埃塞俄比亚中部,距首都亚的斯亚贝巴95公里,距阿达玛一期项目约7公里,项目总装机容量153兆瓦,计划安装102台1.5兆瓦风电机组。[16]

中国进出口银行在阿达玛风电一期项目后,继续为阿达玛风电二期提供了融资支持。[17]

图4 阿达玛(Adama)风电一期、二期项目主要经济指标

数据来源: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

在阿达玛风电一期、二期项目建设过程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均提供了相关融资支持。之后,2017年5月,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埃塞俄比亚财政和经济合作部签署优惠出口买方信贷协议,为埃塞俄比亚阿伊萨(AyishaⅠ)风电项目提供合同总额85%的融资支持,剩余资金由埃塞俄比亚政府筹集。阿伊萨(AyishaⅠ)风电项目合同总金额高达2.57亿美元,[18]计划总装机容量120兆瓦,由80台单机容量1.5兆瓦风电机组构成。[19]

(三)中埃生物质发电合作

2017年,由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非洲首座垃圾发电厂-莱比垃圾发电厂投入运营。2018年8月,由中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的雷皮垃圾发电厂正式完工,该发电厂是埃塞俄比亚第一座垃圾发电厂,发电厂使用中国标准和设备,日城市垃圾处理量可达1400吨,年发电量185吉瓦时。[20]

四、中国与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首先,项目合作模式较为单一。中国与埃塞俄比亚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合作,多数是中国企业以可再生能源项目总承包商的方式参与项目建设,例如吉布-3水电站、阿达玛风电项目等,合作模式较为单一,较少涉及埃塞俄比亚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开发运营。

其次,项目融资来源有限。埃塞俄比亚由中国企业负责承包建设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多数由中国政策性银行和中国商业银行提供融资支持,目前中国企业直接股权投资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尚未出现。

最后,项目开发建设成本相对较高。埃塞俄比亚工业发展落后,相关基础材料以及配套仪器设备严重缺乏,原材料价格高昂,且经常品种规格不全,[21]当地劳动力培训难度较大,这些因素均会增加当地可再生能源项目建设运营成本,降低项目投资收益。


附注

[1]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埃塞俄比亚联邦民主共和国联合声明 [EBOL].(2014-5-6). https://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1179_674909/t1153165.shtml.

[2]The World Bank.GDP growth(annual %) in Ethiopia[EBOL]. [2019-3-5]. 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end=2016&locations=ET&start=2004&view=chart.

[3]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R].IRENA,2018.

[4]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Facts and figures[EBOL].[2018-11-16]. http://www.eep.gov.et/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7&Itemid=264&lang=en

[5]Energypedia.Ethiopia Energy Situation [EBOL].[2018-11-16].https://energypedia.info/wiki/Ethiopia_Energy_Situation#cite_ref-6.

[6]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Facts and figures[EBOL].[2018-11-16]. http://www.eep.gov.et/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47&Itemid=264&lang=en

[7]Energypedia.Ethiopia Energy Situation [EBOL].[2018-11-16].https://energypedia.info/wiki/Ethiopia_Energy_Situation#cite_ref-6.

[8]Energypedia.Ethiopia Energy Situation [EBOL].[2018-11-16].https://energypedia.info/wiki/Ethiopia_Energy_Situation#cite_ref-6.

[9]Energypedia.Ethiopia Energy Situation [EBOL].[2018-11-16].https://energypedia.info/wiki/Ethiopia_Energy_Situation#cite_ref-6.

[10]the Ethiopian Electric Power.Power Sector Development-POWERING AFRICA 2014 [EBOL].[2018-11-16].https://pubs.naruc.org/pub/537C14D4-2354-D714-511E-CB19B0D7EBD9.

[11]IEA.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 II (GTP II) (2015/16-2019/20) [EBOL].[2018-11-16].http://www.iea.org/media/pams/ethiopia/Ethiopia_GTPII_2016to2020.pdf.

[12]IEA.Federal Democratic Republic of Ethiopia: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 II (GTP II) (2015/16-2019/20) [EBOL].[2018-11-16].http://www.iea.org/media/pams/ethiopia/Ethiopia_GTPII_2016to2020.pdf.

[13]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中企承建水电站带来电力和光明[EBOL]. [2018-11-16].http://www.dongfang.com/data/v/201704/5736.html.

[14]Wikipedia.Gilgel Gibe III Dam[EBOL].[2018-11-16].https://en.wikipedia.org/wiki/Gilgel_Gibe_III_Dam#Costs_and_financing.

[15]网易财经.首个采用中国标准风电项目在埃塞投产发电[EBOL]. (2012-4). http://money.163.com/12/0419/19/7VFROGFF00253B0H.html.

[16]中国电建.集团总承包的埃塞阿达玛二期风电场首台机组并网发电[EBOL]. (2014-10-9). http://www.powerchina.cn/art/2014/10/9/art_19_78485.html

[17]中国电建.中国进出口银行副行长率团考察埃塞俄比亚阿达玛风电项目[EBOL]. (2013-4-2). http://www.powerchina.cn/art/2013/4/2/art_23_102867.html.

[18]Waltainfo.Chinese firm to construct 120-MW wind farm in Ethiopia[EBOL].[2018-11-16].http://www.waltainfo.com/index.php/news/national/detail?cid=30045-18.

[19]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经济网:进出口银行与埃塞俄比亚签署优惠出口买方信贷贷款协议[EBOL]. (2017-5-17).http://www.eximbank.gov.cn/tm/newscontent/index.aspx?nodeid=26&page=ContentPage&categoryid=0&contentid=301157.

[20] 新华网.中国企业为埃塞俄比亚建设第一座垃圾发电厂完工[EBOL].[2018-8-20].http://huanbao.bjx.com.cn/news/20180820/922121.shtml

[21]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对外投资合作国别(地区)指南-埃塞俄比亚(2018年版)[EBOL]. (2018-9). http://www.mofcom.gov.cn/dl/gbdqzn/upload/aisaiebiya.pdf.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0条评论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