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该手机号已被注册!

记住登录

第三方快捷登录
  • 收藏
  • 搜索
  • 反馈
    •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更为详尽的反馈,欢迎发送邮件至

      feedback@carbonvision.cn

  • 顶部
第14章: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埃及的可再生能源合作及投融资

埃及地处非洲和亚洲枢纽,是人口最多的阿拉伯国家,其在阿拉伯和非洲国家中具有较高影响力,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合作国家。2016年1月,中国主席习近平访问埃及期间,中埃两国政府发表《关于加强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埃及政府表示支持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中埃两国同意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加强电力、新能源,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合作。中国愿意通过各种中方融资机制,与埃及就有关项目探讨开展融资合作。此外,中埃两国政府还同意加强能源特别是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合作,支持在埃及本地生产风能、太阳能电池板及硅板等,通过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培训计划支持埃及相关能力建设。埃及政府希望以中国企业拥有的丰富技术经验为基础,与中国在埃及抽水蓄能、清洁燃煤发电、电网换代增效等领域进行合作。[1]

埃及风能和太阳能资源丰富,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位居非洲国家第二位(截至2018年),其中,水电约占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量的59%。近年来,埃及国内化石能源产量不断下降,随着国内经济复苏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如果没有其它能源供给的补充,埃及油气供需缺口预计将进一步加大。为保障本国能源安全,降低对化石能源的高度依赖,埃及政府计划到2022年,使本国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装机分别增加至7110兆瓦、2870兆瓦、2800兆瓦,发电占比分别达到12%、2%、6%。目前中国与埃及的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光伏领域,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其它可再生能源合作几乎空白,合作方式主要有光伏组件贸易和光伏发电项目建设。

一、埃及可再生能源开发现状及资源潜力

据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统计,截至2018年底,埃及可再生能源装机总量达4813兆瓦,其中水电装机2851兆瓦,约占埃及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总量的59%。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分别为1125兆瓦、770兆瓦,虽然装机规模较小,但在2014年至2018年期间分别年均增长21.6%、141.3%左右(如图1所示)。

图1 埃及主要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2014-2018年)

数据来源:IRENA

整体看,在2014至2018年期间,埃及可再生能源装机增速基本与同期全球平均增速持平(8.5%),其增长主要源于太阳能发电和风电装机增长(如表1所示)。[2]

表1 埃及可再生能源装机分类统计(兆瓦)及增长率(2014-2018年)

数据来源:IRENA

另据埃及电力控股公司(Egyptian Electrciity Holding Company)数据,2011年至今,埃及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装机占比持续下降,自2011年的11.99%、逐年连续下滑至2017年的8.19%(如图2所示)。[3]

图2 埃及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装机容量占比(2011年~2017年)(单位:%)


数据来源:Egyptian Electrciity Holding Company

埃及风能和太阳能源资源丰富,东部苏伊士湾附近具备极好的风电条件,平均风速高达10.5米/秒。此外,尼罗河沿岸东部和西部沙漠,以及西奈半岛的部分地区也具备大规模开发风电的潜力。[4]独特的地理位置也为埃及带来了丰富的太阳能资源,其太阳能光照强度可达2000到3000千瓦时/平方米/年,干旱少雨的气候特征使该国每天照射时间可达9至11个小时。[5]

二、埃及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及鼓励政策

埃及是非洲最大的化石能源消费国之一,早在2013年,埃及原油和天然气消费量已分别占非洲原油和天然气消费总量的20%和40%。[6]近年来随着埃及国内化石能源产量不断下降,埃及已经自油气净出口国变为净进口国,能源供给日趋严峻。据BP统计数据,2017年埃及石油产量3220万吨,国内消费量3970万吨;天然气产量490亿立方米,国内消费量560亿立方米,国内原油和天然气缺口分别达750万吨和70亿立方米(如图3所示),[7]随着国内经济复苏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如果没有其它能源供给的补充,埃及油气供需缺口预计将进一步加大。

图3 埃及油气产量和消费量(2017年)


数据来源:BP

为保障本国能源安全,降低对化石能源的多度依赖,埃及政府将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作为能源改革的主要目标之一。早在2008年2月,埃及能源委员会(Egypt's Supreme Council of Energy)即发布埃及2020年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计划到2020年,将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增加至20%,其中风电占比将提升至12%。为完成上述目标,埃及政府计划新增7.2吉瓦左右的风电装机,其中三分之一新增风电装机(约2.4吉瓦)由埃及电力及可再生能源部((MoE&RE)下设的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管理局(NREA)与国际金融机构合作投资开发,其余三分之二(约4.8吉瓦)主要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投资。[8]

2012年7月,埃及发布本国的太阳能发展规划,根据新规划,到2027年埃及太阳能发电装机将增至3.5吉瓦,其中,太阳能光热发电新增2.8兆瓦、太阳能光伏发电新增0.7吉瓦。在3.5吉瓦新增装机中,超过三分之二将通过竞标方式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并给予上网电价补贴等优惠。[9]

2016年4月,埃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管理局主席穆罕默德·萨拉赫表示,根据最新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到2022年,埃及风电、太阳能发电、水电累计装机将分别增至7110兆瓦、2870兆瓦、2800兆瓦,发电占比将分别达到12%、2%、6%(如图4所示)。[10]

图4 埃及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2022年)

数据来源:NREA

除提出具体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和规划外,2015年,埃及政府重新修订了《可再生能源法》,旨在进一步推动社会资本和私人投资者参与本国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如图5所示)。[11]

图5 埃及可再生能源电力项目支持机制

根据新修订的《可再生能源法》,埃及电力及可再生能源部下属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管理局通过招标选择企业参与可再生项目开发建设。项目建成后由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管理局负责运营,并将生产电力按照协定价格出售给埃及输电公司(EETC)。BOO合同竞标是选取私营公司参与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建设,并拥有项目的所有权和运营权。独立电力生产商模式(IPP)允许独立电厂与消费者直接签订电力购买合同并向消费者出售电力,埃及输电公司在提供输配电服务过程中收取一定的电网费用。上述由私营公司参与建设运营的可再生能源电站,在与埃及输电公司及其它授权电力销售企业签订购电协议(PPA)后,政府将对该类可再生能源电力提供为期20年(太阳能发电)或25年(风电)的上网电价补贴。[12]

三、中国与埃及可再生能源合作的主要领域及代表项目

埃及可再生能源市场长期依赖欧美资本和技术设备,参与其市场开发的多以欧美企业为主。中国与埃及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合作规模相对较小,合作主要集中在光伏组件贸易和光伏发电项目建设。

2016年6月,中国光伏制造企业晶澳太阳能宣布向埃及红海光伏电站项目提供11兆瓦高效光伏组件,该项目位于埃及红海地区,由阿布扎比政府资助,Masdar公司负责开发,是目前北非最大的光伏柴油混合发电项目。项目由四个电站MarsaAlam、Shalateen、AbuRamad,以及Halayeb组成,总产能14兆瓦,旨在为红海地区的旅游业提供电力。项目将已有的柴油电站和光伏电站相结合,可大幅节省因购买和运输柴油产生的费用,并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项目建成后,每年可为25800户家庭提供电力,年均减排二氧化碳42700吨。[13]

2018年4月,中国企业特变电工新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承建的186兆瓦光伏发电项目举行奠基仪式,该项目位于埃及南部阿斯旺省本班,是中国企业参与的第一个埃及太阳能项目,中国企业不仅参与承建,中国工商银行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也参与了项目融资。[14]

该项目位于埃及在建的本班光伏产业园(the Benban Solar Park),该产业园位于埃及首都开罗以南650公里、阿斯旺西北40公里的西部沙漠区域。整个园区计划在37.2平方公里建设和运行41个单独的光伏发电项目,每个光伏发电项目占地面积0.3至1平方公里左右。预计到2019年,本班光伏产业园发电装机将达到1.6至2吉瓦,成为世界在建最大规模的光伏产业园,[15]产业园(the Benban Solar Park)内光伏项目生产电力将在25年购电协议期间全部按照协定价格出售给埃及输电公司。[16]

四、中国与埃及可再生能源合作的问题及影响因素

首先,埃及电网基础设施制约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埃及是北非第一人口大国,但本国电网基础设施容量较小,设备技术落后,常常需要拉闸限电,不仅不能满足火电站电力输出需求,而且给光伏电力、风电,以及水电等可再生能源电力并网带来较大障碍。2019年1月,中国电力技术装备有限公司(简称“中电装备公司”)承建的埃及EETC500千伏输电工程项目中布鲁斯—沙曼诺、沙曼诺—本哈两条路段实现送电,该项目是埃及规模最大、电压等级最高、覆盖范围最广的输电线路工程,[17]项目全部竣工后,埃及电网基础设施现状有望得到较大改善。

其次,合作领域和合作主体较为单一,合作规模较小。目前,中埃两国可再生能源合作主要集中在光伏发电,其它可再生能源项目合作较少。埃及风能资源丰富,并且政府制定了大力增加风电规模和占比的明确目标和鼓励政策,该国风电市场潜力可观,中埃两国风电合作有待突破。此外,目前参与中埃两国光伏项目合作的主要以晶澳太阳能、特变电工等中国民营企业为主,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参与较少,其参与意识和积极性有待提高。中国国有能源企业拥有雄厚的资本、先进的技术,以及丰富的海外项目经验,应加大对埃及可再生能源市场的开拓和参与力度,提升中埃两国可再生能源整体合作规模。

第三,恶劣气候对可再生能源技术和建设施工要求较高。埃及太阳能发电和风电等可再生能源项目多数地处沙漠,气候恶劣,对光伏组件的高可靠性要求严苛。[18]此外,项目所在地沙暴猛烈,天气炎热、阳光暴晒,光伏铁塔温度高达60摄氏度,为了保障工期,必须采用早晚施工。[19]在此情况下,要求中国企业必须通过技术创新、产品性能改善,以及灵活工程施工管理满足当地特殊要求。

此外,尚未充分利用和发挥中国政策性金融机构融资优势。目前在中埃可再生能源合作项目中,中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参与较少,仅有中国倡议发起成立的多边开发机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特变电工承建的埃及186兆瓦光伏发电项目提供了融资支持,中国本国的政策性金融机构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以及中国信用保险公司等参与较少,远未发挥出中国政策性金融机构强大的融资优势。

附注

[1]中国一带一路网.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关于加强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EBOL]. (2017-3-16).https://www.yidaiyilu.gov.cn/zchj/sbwj/2421.htm.

[2]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R].IRENA,2018.

[3]Egyptian Electrciity Holding Company.Annual Report 2016/2017[EBOL]. [2018-11-18].http://www.eehc.gov.eg/eehcportal/Eng/YearlyReport/report%20E.pdf.

[4]NREA.Egyptian Renewable Energy Action Plan[EBOL]. [2018-11-18]. http://www.iea.org/media/workshops/IEA_Ehab_Egypt.pdf.

[5]International Trade Administration.Egypt-Renewable Energy[EBOL]. [2018-11-18].https://www.export.gov/article?id=Egypt-Renewable-Energy.

[6]EIA.Egypt-Internatioal energy data and analysis[R]. IEA.2015.

[7]BP.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8 [R].BP,2018.

[8]IEA.New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Strategy[EBOL]. [2018-11-18].http://www.iea.org/policiesandmeasures/pams/egypt/name-24583-en.php.

[9]IEA.Egyptian Solar Plan.[EBOL]. [2018-11-18].http://www.iea.org/policiesandmeasures/pams/egypt/name-31164-en.php?s=dHlwZT1yZSZzdGF0dXM9T2s,&return=PG5hdiBpZD0iYnJlYWRjcnVtYiI-PGEgaHJlZj0iLyI-SG9tZTwvYT4gJnJhcXVvOyA8YSBocmVmPSIvcG9saWNpZXNhbmRtZWFzdXJlcy8iPlBvbGljaWVzIGFuZCBNZWFzdXJ

lczwvYT4gJnJhcXVvOyA8YSBocmVmPSIvcG9saWNpZXNhbmRtZWFzdXJlcy9yZW5ld2FibGVlbmVyZ3kvIj5SZW5ld2FibG

UgRW5lcmd5PC9hPjwvbmF2Pg.

[10]NREA.Egypt’s Renewable Energy. [EBOL].(2016-4-14). https://sustainabledevelopment.un.org/content/documents/22372Dr.%20Mohamed%20El%20Sobki.pdf,2016-4-14

[11]IEA.Egypt Renewable Energy Law[EBOL]. [2018-11-18].http://www.iea.org/policiesandmeasures/pams/egypt/name-157164-en.php?s=dHlwZT1yZSZzdGF0dXM9T2s,&return=PG5hdiBpZD0iYnJlYWRjcnVtYiI-PGEgaHJlZj0iLyI-SG9tZTwvYT4gJnJhcXVvOyA8YSBocmVmPSIvcG9saWNpZXNhbmRtZWFzdXJlcy8iPlBvbGljaWVzIGFuZCBNZWFzdXJ

lczwvYT4gJnJhcXVvOyA8YSBocmVmPSIvcG9saWNpZXNhbmRtZWFzdXJlcy9yZW5ld2FibGVlbmVyZ3kvIj5SZW5ld2FibGU

gRW5lcmd5PC9hPjwvbmF2Pg

[12]Egyptian Electric Utility for Consumer Protection and Regulatory Agency.Renewable Energy – Feed-in Tariff Projects’ Regulations[EBOL]. [2018-11-18].http://egyptera.org/Downloads/taka%20gdida/Download%20Renewable%

20Energy%20Feed-in%20Tariff%20Regulations.pdf.

[13]太阳能光伏网.晶澳太阳能宣布向埃及红海光伏电站项目提供11MW高效光伏组件[EBOL]. (2016-6-20).https://solar.ofweek.com/2016-06/ART-260009-8460-29109753.html.

[14]索比光伏网.点赞特变电工海外发展之路[EBOL]. (2018-4-20).https://news.solarbe.com/201804/20/286390.html.

[15]New And Renewable Energy Authority.Benban 1.8GW PV Solarpark Strategic Envionmental & Social Assessment

 Final Report[EBOL]. [2018-11-18].https://www.miga.org/Documents/SPGDisclosures/Benban%20Str

ategic%20Environmental%20and%20Social%20Assessment-%20Feb2016%20-%20Final%20Report.pdf,2016-02

[16]Electrek.World’s largest solar park under development in Egypt[EBOL]. [2018-11-18].https://electrek.co/2018/02/22/worlds-largest-solar-park-under-development-in-egypt/2.

[17]北极星电力网.埃及引进中国输电技术改造老旧电网[EBOL]. (2019-1-28).http://shupeidian.bjx.com.cn/html/20190128/959537.shtml.

[18]太阳能光伏网.晶澳太阳能宣布向埃及红海光伏电站项目提供11MW高效光伏组件[EBOL]. (2016-6-20).https://solar.ofweek.com/2016-06/ART-260009-8460-29109753.html.

[19]索比光伏网.点赞特变电工海外发展之路[EBOL]. (2018-4-20).https://news.solarbe.com/201804/20/286390.html.

作者:

徐洪峰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助理院长、教授

王 晶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研究生

庞嘉宁  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科研助理

0条评论


  • 声明
  • 除非另有声明,本网站内容采用CC BY-NC-ND 4.0进行授权。
  • 网站地图


| 蜀ICP备18031017号-1 | © 2010 - 2018 碳视界-四川三泰佳科技有限公司